公告中心
新闻在线
 
烈士事迹系列报道之曹仲兰烈士
 

曹仲兰(19061928),又名雪病,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县梁人。曹仲兰从小品学兼优,1920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浙江省立第一中学,在这里他结识了不少志趣相投的朋友,并给自己改名“雪病”,决心洗雪民族的病痛。

1923年,浙江省立第一师范与第一中学合并,校名为浙江省立第一中学。“一师”是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,“一中”进步学生努力继承“一师”的传统,于19234月建立了共青团,曹仲兰成为第一批被吸收的团员。积极参加团组织的“五一”、“五四”等纪念活动,开展反帝反封建的爱国群众运动,他在斗争实践中增长才干,并利用课余时间阅读进步书刊,探求救国救民的道路。

19247月,曹仲兰从第一中学毕业,次年考入浙江省立医药专门学校。医专是当时杭州比较进步的学校之一,地处偏僻的刀茅巷,被国民党顽固派说成是“赤化分子”的大本营。

1925年冬,曹仲兰积极参加医专党支部组织的阅读进步刊物活动,汲取新文化新思想。他在活动中积极阅读《向导》周报、《新青年》等进步书刊,追寻探索马列主义真理,思想有了质的飞跃。

在党支部组织的“平民识字班”上,曹仲兰义务担任教员,组织工人上夜校,向他们传播革命道理,宣传无产阶级革命理论。曹仲兰一有空就跑到学校附近的丝绸厂,发动组织工人参加识字班学习文化。在课上,他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为大家解释为什么人有贫富之分:“地主、资本家富有,工人、农民困苦,这并不是命中注定的。财富是工人、农民创造的,世界是劳动创造的,帝国主义的侵略、掠夺,军阀、地主、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,是劳动人民贫穷的根源。”

1926年上半年,曹仲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他把自己的生命与党的事业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,一刻不忘地牢记自己的誓言。

曹仲兰积极参加医专支部领导开展的有关学生、妇女、“非基督教运动”、“浙江反文化侵略大同盟”等多方面活动,他办事认真,一丝不苟,通过这些活动得到了很好的锻炼。

19276月,曹仲兰担任团省委常委兼秘书长,8月任共青团杭州市委秘书长兼第二区区委书记。

8月,他在党组织的指派下去分水县指导工作,到分水后,参与建立党支部,并通过支部发动群众,借支持国民政府实现“二五”减租之名,组织农民协会,创办农民夜校,宣传反帝反封建,发展培养骨干,壮大党的组织。

116日,中共浙江省委机关又一次遭到特务组织的破坏,被搜去了党的地下机关地址,并波及团省委。9日,曹仲兰和徐玮在抚宁巷9号团省委办公,几名特务突然冲进来,将二人逮捕。曹仲兰临危不乱,决心保护徐玮,所以抢先说自己是团的负责人,其他人是被雇来做抄写和勤杂工作的,胡公达(徐玮化名,下同)是负责刻蜡纸的雇员。

曹仲兰被捕后,先是被关押在柴木巷拘留所,敌人妄图从他身上审出党的机密,所以预审阶段比较“客气”,但曹仲兰说:“我不是早就跟你们讲过了吗,我是团的负责人,与他人无关。9号房子里的东西,全给你们拿走了,我还有什么东西呢?”敌人见曹仲兰不肯松口,便对他施酷刑,让他坐老虎凳,但他始终紧闭牙关,一字不吐。

之后,曹仲兰被转囚浙江陆军监狱。在接下来的几次审问中,敌人软硬兼施,皆以失败告终。

但在最后一次审讯的时候,敌人大喝:“胡公达就是徐玮,是共青团省委书记,你们的同志已有人交代清楚了,你为什么还顽固不化?你是秘书长,如果再不交代清楚你和胡公达的关系和情况,就枪毙你!”此时曹仲兰知道组织内出了叛徒,但依然冷静地回答:“不错,我是团省委秘书长,是共产党,你们要知道我和胡公达的关系吗?还是去问那个断了脊梁骨的家伙吧。要杀就杀,不要啰嗦!”

192853日下午,看守“陆判官”(专门负责提审被枪决政治犯的狱卒)拿着一串钥匙到徐玮等人牢笼前,要进行最后一次“提审”,他将徐玮拉出牢门后,徐玮高声质问“陆判官”:今天枪毙几个?“陆判官”被徐玮的气势所震慑,吓得钥匙都掉到了地上。徐玮捡起钥匙,接过写着他和曹仲兰、陈英盛、陈存世四人名字的名单,将另外三人的牢笼门打开,领着他们昂首阔步踏出铁门。徐玮回头向狱友们高喊:“同志们,今天要同你们分别了,你们继续努力吧!”曹仲兰神态自若地与狱友们一一告别,并说道:“今日我死,希同志们仍需努力,则我是快乐的死去……

陆军监狱的300多名政治犯听到四人高呼口号,齐声高唱国际歌来答复四人。行刑时,枪每响一声,活着的人就高喊一次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,直至四声枪响结束……

返回 [上一条] [下一条]